中科院院士周琪:病毒在中国仍未发现有重大突变


农业农村部近日发布的通知提及,各地要统筹利用产油大县奖励、优惠再贷款和延期还本付息等现有政策渠道,给予蜂农适当支持。同时加大金融机构贷款投放力度,解决蜂农复工复产流动资金不足问题。

由于今年在云南延误了行程,返乡前刘忠华就计划要在家乡呆到4月15日,让蜜蜂在下一次转场前吃饱肚子。不过,返乡过程的艰辛出乎预料。

让他印象最深的是2003年非典时期。当年4月上旬,非典抗疫尚处于焦灼阶段,刘忠华正带着100箱蜜蜂在陕西咸阳长武县转场。“那时候经验不足,蜂养得不好,路线选得也不好,但就是胆子大。”

为解决蜂农转场难等问题,3月12日,农业农村部发布《关于切实打通堵点促进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》,要求各地积极为蜂农转场创造条件,纠正个别县乡封村断路、一概劝返等做法,打通蜂农转场“最后一公里”。随后,多地也下发了相关通知。

目前贺福平仍然滞留在云南,用饲料喂养蜜蜂,没能完成第一次转场。此时,各地的第一场油菜花期已经临近尾声。

一年之中,刘忠华只有4个月呆在家乡。其余时间,他带着蜜蜂从南往北追赶花期,采集最新鲜的花蜜。22年养蜂生涯,刘忠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,也习惯了和蜜蜂相伴漂泊。

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吴杰曾建议,疫情期间,蜂农转场需事先选好场地,办理好目的地村镇准许落场手续后再出发。尽量与以前熟悉的蜜源地联系,更容易获得当地支持。蜂农自身应准备好口罩、消毒液等防护用品,做好防护。同时配合当地政府的管理与协调,尽量减少与周边人员接触。

由于担心感染,加上封村封路,信息不畅通,当年多数蜂农不敢出门。刘忠华沿着国道一路向北转场放蜂,最后竟获得了大丰收。“我前几天还和朋友开玩笑说,大疫之年,说不定我们还能像当年非典时期一样丰收呢。”刘忠华笑着说。不过,他最后把话头一转,“今年确实太难了。”

但长远来看,如何形成自我造血成为养蜂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。2020年3月26日0时至24时,山西省本地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3例,治愈出院133例。无新增疑似病例,现有疑似病例0例。

蜂农都有自己固定的转场路线,这是多年跑出来的经验。按照原计划,刘忠华应在2月上旬带着蜜蜂返回湖北公安县采油菜花蜜,3月底奔赴宜昌追柑橘花期,5月初到山西临汾赶槐花,月底转场东北采集椴树花、荆条花蜜,7月上旬到内蒙古抢向日葵花期。9月初,他将和蜜蜂回到湖北老家,结束一年的奔波。